安徽滁州戒网瘾学校,滁州戒网瘾学校,安徽戒网瘾学校,启德励志教育全国24小时免费咨询热线:400-0398-655
孩子叛逆不听话怎么办,选择安徽滁州戒网瘾学校-启德励志教育,学校全封闭式管理,准军事化教学,专业针对孩子叛逆\网瘾等成长问题进行心理辅导、思想教育、行为矫正、素质培养和文化补习的叛逆孩子学校。学校面向全国常年招生,自2007年创办以来,已经成功转变数万名叛逆少年回归家庭,学校采用小班制教学,用科学的教学方法,分类教育,良心办学。
  前几天,青岛的一位朋友打电话要我帮他们写两本对家长和孩子进行传统美德教育的读物。一本是给小学生和家长读的,一本是给中学生和家长读的。那两天正忙于别的事。我对朋友说,您请稍候,等我忙过这一阵儿,我考虑考虑,再答复您。昨天,我打开电脑,浏览我电脑存放着的成品或半成品书稿。
  启德青少年励志特训成长学校是一所专门针对8-18周岁孩子网瘾\叛逆\厌学\早恋\亲情冷漠\离家出走\小偷小摸等成长问题开设的行为矫正学校,学校全封闭式管理,准军事化教学,以心理辅导为主,学校有三大校区,共有教职员工68人,办学10年来,成功转变来自全国各地叛逆孩子数万名,启德励志教育24小时免费咨询热线:400-0398-655  手机:159-7423-9944

启德戒网瘾学校在校学生农村生活体验-收割稻谷

启德戒网瘾学校在校学生农村生活体验-收割稻谷

  发现十多年前,2004年,我写的两本传统美德教育的书稿,还趴在电脑里。小学生和家长读的那本六十个故事,七万字;中学生和家长读的也是六十个故事,十万字。正好适合朋友出书的要求。昨天晚上我传给朋友看,今天上午他就回话了,说非常好,正是我们想要的。决定了,立即联系出版社公开出版。
  存放十二年的书稿,怎么不找出版社出版呢?我一般情况不主动找出版社。我是“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
  刚开始写书那会儿,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期,那个时候,我是理论研究领域的一个“新兵蛋子”,没有名气。记得我带着我写的第一本书稿兴致勃勃地找到地处复兴门的一家出版社,出版社的编辑根本不爱搭理你,甚至连眼皮子都不抬一下,冷冰冰地说:
  “这类书,我们出版社不出版。”
  就这样一句硬邦邦的话,便把我给打发走了,我感到很没面子。

启德叛逆孩子学校为孩子们准备的解暑神器-西瓜

启德叛逆孩子学校为孩子们准备的解暑神器-西瓜

  也有不“势利”的,“识货”的出版社。1987年,我在东北一家出版社同时出版了两本书,局面立刻大变:有六家出版社先后登门主动向我约书稿。出版社的编辑异口同声地说:
  “只要是家庭教育范畴的书,您写哪方面的内容我们都要。”
  这个变化真可以说是“天翻地覆”。我从“买方市场”,一下子转变为“卖方市场”。从那以后,我再没有主动找过出版社出书。
  从1987年至2003年这17年间,我共出版近四十本书。2003年我退休以后,更是不着急出书了。我既不为评职称而急于出书,也不等钱花而着急麻花要出书。有出版社找上门来,条件合适,就把书稿给他们出版。如果我认为出版社没有诚意,谈不拢也没关系,“买卖不成仁义在”,跟出版社编辑交个朋友也不错,说不定以后还会有机会合作一把。
  退休这十多年,我出版了十多本书。电脑里还存放着几十本半成品书稿等出版社来约稿。
  说起一直存在电脑里的这两本关于传统美德教育的书稿,还真的有点儿来历。
  那是2003年,我还住在师大院里。有一天,一个陌生人找到我,要我帮他们写两本书,是传统美德教育方面的。来人自称是地处我们学校附近的某某出版社的。我们俩人就在我家聊起了写书的事。
  也就聊了五六分钟,我突然对来人说:
  “先生,你好像没有约过书稿。你不是出版社的。”
  他一愣,我分明看到他惊讶地睁大眼睛,表情呆滞。几秒钟后,很不自然地笑了笑,不好意思地说:
  “您说得对。我不是某某出版社的。我是一个文化公司的。”
  稍微停顿了一下,他好奇地问:
  “赵先生,您怎么看出我不是出版社的?”
  我平静地说:
  “我出版了几十本书,给几十家出版社打交道,结交了几十位出版社的编辑朋友。出版社的编辑是怎么谈出书的问题的,选题是确定,内容的布局,形式的设置,出版社的编辑都会有明确的建议或要求。我是再熟悉不过的了。”
  听我这么一说,来人只好道出实情。他说:
  “我是一家文化公司的负责人。我们要出版两本书,跟某某出版社谈好了。原来,我们邀请了一位作者写。写出来之后,出版社一看,说不行,不能出版。是出版社总编点名,建议我们来找您赵先生。”

启德叛逆孩子管教学校组织运动会 不一样的活动 不一样的体会

启德叛逆孩子管教学校组织运动会 不一样的活动 不一样的体会

  根据这位文化公司负责人的要求,我当即谈了我写书的设想。他听了很满意。并当即付给我两千元的启动费和资料费。我看这位文化公司的负责人很诚恳,不是“忽悠”,经商定,两个月以后我交稿。
  我做事向来是认真负责的,恪守信用的。我写东西向来也是比较快。用了两个月的时间,我如期把书稿写完。
  当我兴致勃勃对跟这位约稿的文化公司负责人联系时,打手机,不通,说停机;打他给我留下的固定电话,也没人接听。我赶紧给他们准备出书的那个出版社联系,出版社也说联系不上,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
  我心想,他们公司也许是放假了吧?第二天,我继续打电话,依然如故,没人接听。第三天接着打,仍旧联系不上。
  奇怪,怎么,好端端的一个人,怎么会“人间蒸发”了呢?

  搜索关键词:安徽滁州戒网瘾学校,滁州戒网瘾学校,安徽戒网瘾学校

  那个时候,“人间蒸发”这个词,我听说过,但还没有亲眼目睹过“人间蒸发”的其人其事。这种怪事,我是第一次遇到,真是让我大开眼界。
  后来我想,很可能是公司倒闭了吧。在文化市场竞争激烈的今天,有的文化公司兴旺发达起来,越办越好;有的文化公司缺乏竞争力,只好倒闭关门。这种现象很正常。
  这个文化公司的负责人的“人间蒸发”,也许是出于无奈。
  那年,我还遇到过另外一件事:

启德叛逆孩子学校组织学员户外拓展拉链

启德叛逆孩子学校组织学员户外拓展拉链

  那是2003年的暑假期间。有一天,接到江南某省电视台的一个电话,对方说是省电视台第四频道的编导。要请我去那个省会城市讲课。这位“编导”主动说,讲课酬金一个钟头多少多少钱,讲两个小时。讲课酬金虽然不是很满意,但我这人向来是很“清高”的,不太计较酬金多少,不好意思跟人家在讲课酬金上讨价还价,斤斤计较。你给我少,我不会说话;你给我多,我也不退还给你。
  说好了日程,我便登机前往。那是八月初,正是江南最热的季节。是在一个有千八百个座位的礼堂,那天是座无虚席。我这个人有个特点,听课的人越多,我就越兴奋。那天讲课的效果很好。
  课讲完之后,那位“编导”抱歉地对我说:
  “赵教授,今天正好是星期天,讲课酬金没有取出来。您先回去,然后,把你的银行账号传给我,我把讲课酬金划拨过去。”
  我听了,觉得也合情合理。第二天便回到北京,并把银行账号传给他,等他把讲课酬金划拨过来。
  我等了一天,两天,三天……一个星期,两个星期……到了第四个星期。等得也太久了,我便给他打电话。电话不通,我再打,还是不通。这位“编导”只给我留下了手机号码,没有给我固定电话号码。我只好还继续拨他的手机号码,仍旧不通。
  奇了怪了,怎么又一个“人间蒸发”了?
  心想,算了,别再追讨这点儿讲课酬金了。就算是公益讲座,为社会做奉献吧。渐渐地,我就把这件事给忘却了。就像什么事也没发生那样,心里很坦然,平静。

启德戒网瘾学校在校学生演讲活动 同学们认真观看

启德戒网瘾学校在校学生演讲活动 同学们认真观看

  到了第二年,有一天,我翻阅我的电话本,那位“编导”的手机号码又呈现在我的眼前。我有一搭无一搭地试着再一次拨了他的手机。奇迹发生了,这一年不通的电话竟然通了。
  我随便一问:“你是某某编导吗?”
  对方答道:“我就是。”
  然后反问:“你是哪位?”
  我自报家门。我说:
  “去年的讲课酬金,你还没有付给我呢?怎么,你一年不接我的电话,这是什么意思,不太好吧?”
  我原以为,这位堂堂正正的大“编导”听到我一连串的诘问,一定会深表内疚,虔诚忏悔,诚恳道歉……然后,斩钉截铁地表示“我立即划拨给您。不好意思。”……没想到,对方稍微停顿了一会儿,传过来的话竟然是硬邦邦的这样几句话:
  “要钱,没有;要命,有一条!”
  我听了一愣。好家伙啊,这不是“黑社会”的人常挂在嘴边的话吗?我简直不相信,这种话是出自自我介绍说是电视台“编导”的嘴里。
  我愕然了。他都摆开了架势,为这点儿酬金要跟我玩儿命!看来,这酬金是不能再要了。再要,恐怕就会惹出杀身之祸。
  这是我遇到的第二个“人间蒸发”的人。不过,没有永远“人间蒸发”。只“蒸发”了一年,又还阳了。

启德叛逆青少年行为矫正学校在校学员帮助学校附近农户收割稻谷 自己参与进去 才知生活不易

启德叛逆青少年行为矫正学校在校学员帮助学校附近农户收割稻谷 自己参与进去 才知生活不易

  这个人的“人间蒸发”不是出于“无奈”,而是为躲债故意隐身的。
  我倒不是就缺这点儿讲课酬金。我不缺钱。没有这点儿钱,我也不会穷困潦倒。你事先说“我们没钱付您讲课酬金”,希望我“做公益”,我也不能拒绝你的邀请,会毫不犹豫地免费给你讲课。
  在钱的问题上,我从不较真。在是非曲直方面,我一向是很较真的。我是个学者,我的天职就是追求真理。我就是想要个说法:
  为什么一年不接我的电话?又不是我“狮子大开口”,给你漫天要价,是你主动许诺要付我多少讲课酬金的。为什么言行不一,言而无信,自食其言,该付我的讲课酬金为何拒不付给?
  看来,我不可能要回我该得的讲课酬金了。我心里明白。我也不打算再要了。但我很想知道,也想让他们单位的领导知道,这位“编导”究竟是什么样的人?一个省级电视台怎么能聘用这样的人做“编导”?电视台是国家新闻单位,是教育人的,这样的“编导”能编出、导出教育人节目吗?
  找不到这家省级电视台的电话,我就给这家电视台的领导写了一封信。信是收到了,还给我回了信,说:
  “这个人不是我们电视台的编导。是跟我们电视台合作的一个文化公司的负责人。我们电视台不好插手管这样的事。您还得跟当事人交涉。”
  事情就这样不了了之了。
  后来,我又先后两次去了赣江边上的这座美丽的江南省会城市讲学。也没有心思去讨要那点儿旧账。过去的事就过去了。

启德励志教育国防军事主题夏令营:感恩 责任 团结 超越 改变

启德励志教育国防军事主题夏令营:感恩 责任 团结 超越 改变

  “林子大了什么样的鸟都有。”跟社会上的各种人等打交道,什么样的人都会遇到,就算我开阔了眼界,增长了见识吧。

启德戒网瘾学校农村生活体验式教育-收割玉米

启德戒网瘾学校农村生活体验式教育-收割玉米

  启德励志教育成立于2007年,是一所专门针对孩子网瘾\厌学\叛逆\早恋\亲情冷漠等成长问题开设的叛逆孩子学校,学校全封闭式管理,军事化教育,以心理辅导为主,学校开设24小时远程视频监控系统,真正实现透明化教学,学校教育局监管,正规办学,全国24小时免费咨询热线:400-0398-655

  检索标签:安徽滁州戒网瘾学校,滁州戒网瘾学校,安徽戒网瘾学校
安徽滁州戒网瘾学校,滁州戒网瘾学校,安徽戒网瘾学校,启德励志教育网站版权所有 翻版必究 网站ICP备案号:湘ICP备17000691号-1
网站搜索关键词:安徽滁州戒网瘾学校,滁州戒网瘾学校,安徽戒网瘾学校 点击访问手机网站